51彩

                                                                  来源:51彩
                                                                  发稿时间:2020-08-14 10:13:42

                                                                  2019年10月,即新冠疫情爆发前,IMF曾预测,2022年美国经济将增长2.1%,2021年底则将累计增长3.9%。但到2020年6月,在分析了新冠疫情的影响后,IMF预计2020年美国经济将收缩8.0%;到2021年底,美国经济仍将比2019年收缩3.9%。也即是说,从2020年至2021年间,美国GDP年均增长率将为负1.9%。这甚至比IMF2020年4月所做的预测更糟糕,当时IMF预测2019-2021年美国年均增速将为负0.7%。此外,鉴于2020年第二季度的实际结果,IMF对美国经济的预测仍然有些过于乐观。

                                                                  图7所示的是IMF对2019-2021年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增长的预测,从中可以看出新冠疫情危机冲击对世界经济发展模式产生了非常显著的影响。2021年世界产出将比2019年略高0.2%,但发达经济体GDP仍将比其2019年水平低3.6%,发展中经济体GDP则将比其2019年水平高出2.7%。因此,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分配趋势,有利于发展中经济体,而非发达经济体。

                                                                  为什么美国必须减缓中国经济增速?

                                                                  鉴于新冠疫情在这些国家仍处在发展阶段,IMF对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数据可能过于乐观,但预测的差距与美国如此之大。因此,2020-2021年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很有可能超过美国!与此同时,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远远超过美国。

                                                                  因此,按照经济增长形势计划,2020-2021年世界将被划分为两个经济区域。第一个将是增长相对活跃的区域,以中国为中心,但也包括一些重要的亚洲经济体;第二个则是经济收缩/停滞的区域,以美国为中心,包括一些发达经济体。

                                                                  特朗普"邀功":以色列与阿联酋达成历史性和平协议

                                                                  图3所示的是IMF对2019-2021年中国和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测的比较,相信有助于大家看清这次疫情对美国纯短期和中期经济的影响。

                                                                  “新冠疫情”给中美经济带来了什么?

                                                                  原来,宣传部门担心个别领导会因为多了谁或少了谁的名字而“有意见”,故保险起见,所有人的名字都不出现。而当基层干部接受媒体的调研采访,特别是涉及困难和问题时,更不敢公开表达意见。不久前,半月谈记者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关于少数地方统计数据“掺水”的报道,一位县长很快留言“上面层层加码,基层情况确实如此”,不到一分钟,这条评论就被火速删掉了。出于保护受访者的需要,半月谈记者往往会尊重受访者的“匿名”请求。报道刊发后,不少基层干部纷纷点赞,认为写到了大家的心坎上,但敢在朋友圈转发的寥寥无几,个别干部一时兴起评论几句,也会连忙删去以防有人对号入座。然而,当半月谈记者过一段时间再次见到匿名受访者,问起原有痛点、问题解决得如何时,往往会得到“还不是和过去一样”的丧气回答。就这样,一种新的治理悖论渐渐形成——越是需要解决的问题,越需要匿名反映;越是匿名反映,问题往往越难得到及时有效的解决。长此以往,基层干部期待落空,变得“无力吐槽”,甚至“佛系万岁”。干部“匿名化”折射基层治理两个困局

                                                                  美国统治者面临的问题是,这次针对美国民众的攻击导致了社会爆炸,并令美国陷入自越战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乔治·弗洛伊德遇害案引发的巨大抗议浪潮表明,美国可能会出现大规模抵制特朗普攻击民众的行为,所以美国的抗议活动不仅会影响美国内政,也会影响美国经济形势。这阻碍了美国政治当权派试图增强美国经济实力,来对付中国的战略。